冰城“女大状”陈卓的刚与柔

执业10年承办近600起诉讼系我省为数不多的80后律所女合伙人
冰城“女大状”陈卓的刚与柔



陈卓和她的同事

八旬老人送锦旗

在社区普法

生活报记者周际娜

全球收视率超高的美剧《金装律师》,今年已经播出了第八季,韩国和日本也于近期推出了各自的“翻拍版”。剧中“御姐范儿”十足、犀利霸气的律所女合伙人“杰西卡”,给很多剧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其实,律师界一直有一个奇怪的现象:女律师助理很多,但能成为合伙人甚至主任律师的女性却是凤毛麟角。

现实中的女律师什么样儿?她们付出了哪些艰辛又经历过怎样的精彩?13日,记者采访了黑龙江友翔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陈卓,听这位“女大状”讲述真实的律师生活。

经常忙到凌晨唯一一次休息半个月是因为生病

哈尔滨姑娘陈卓是个“80后”,今年刚好是她执业的第十年。聊起当年为何要学法律,陈卓笑道:“我从小就喜欢与人讲道理、辩是非,高中时迷上了一些真实案例改编的小说,那些故事真实而又鲜活非常吸引人,而且每个案件都很不简单,人的性格、成长、身份、地位都与案件的发生息息相关,我觉得,从个案探究人的内心是很有意思的事情。”大学毕业后,她到律所一边当行政助理,一边准备司法考试。她周围的很多同学都陆续转行了,而陈卓依然坚守着她的“律师梦”,最终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。

在外人看来,律师光鲜亮丽、时间自由、收入可观,是个人人羡慕的行业。其实,真实的律师工作比人们想象中要辛苦很多。周围不断有师弟师妹问陈卓,毕业后到底要不要当律师,她的回答是:“如果不是百分百热爱,千万别干这行。”今年8月,陈卓曾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这样一张照片:暴雨天,北京的看守所被雨水围困,一个到看守所办案的律师,为了遵守约定的会见时间,站在齐腰深的水里,高举着文件包和材料,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迈进……“律师的辛苦,只有律师才能感同身受。”陈卓叹息道。

十年来,陈卓承办了近600起诉讼案件,主要是刑事辩护、金融保险案件代理和公司股权纠纷等。近年来,“非诉讼案件”成为很多律师的主攻方向,因为收费高、模式化、听起来高大上。但她更愿意代理诉讼案件,喜欢在法庭上唇枪舌剑,很享受找到关键突破点时的激动感觉,在她看来,“那最能体现一个律师的逻辑思维水平和应变能力”。就连竞争对手也时常被她折服,想要挖她过去,一打听才知道,陈卓已经是合伙人律师。

影视剧里,女律师给人的印象大多妆容精致、穿着考究的套装。事实上,别说打扮了,陈卓忙到没空谈恋爱,甚至连陪家人吃顿饭都困难。她代理过很多刑事案件,几乎每周要往返外地市,有的看守所特别偏远,她经常早上不到5点钟就出发,夜里11点才到家。白天谈案子、忙开庭,给公司做法务咨询,晚上熬夜写诉讼材料,熬到凌晨一两点钟是常事儿。2016年,升任友翔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后,不但要自己带案子,还要带团队。

陈卓感慨:“律师这行对体力和脑力都是极大的考验,从业这么多年,我休息时间最久的一次,是因为生病卧床半个月。”

免费为弱势群体打官司八旬老人给她送“律政佳人”锦旗

相比于其他职业,律师往往有机会看到更多的悲欢离合和世态炎凉。“我觉得,律师就是一群‘自寻烦恼’的人,本来自身没什么难事儿,硬要把别人的烦恼变成自己的烦恼。”陈卓苦笑道,有的当事人很着急,恨不得每天一个电话催问案件进展,有的人跟亲人、邻里因为一些小事儿置气,非要闹上法庭,她不得不“客串”心理咨询师,尽力安抚双方化解纷争。

从业十年来,她接触过形形色色的当事人,有企业家、公务员、医生、教师……不过,让陈卓最惦记的始终是那些弱势群体。每次遇到这些人,这个外表强悍的“女汉子”,都会流露出善良柔软的一面。

几年前,有一个40多岁的外来务工人员,在帮婚庆公司搭架子时发生了意外,左腿骨折,一只眼睛致残。他家里很穷,娶不起媳妇,出院后经朋友介绍,自己拄拐来到了律所。“那个当事人太可怜了,摔伤后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,而责任方赔偿的金额很少。”陈卓主动接下了这个案子,并努力帮伤者争取到了20多万的赔偿金,她还仗义地给对方免了律师费,只收下了一篮水果。

还有一个86岁的老奶奶,家庭条件不好,她想要卖掉自己唯一的房子,去住养老院。没想到房屋中介收了老人的十万元钱却携款潜逃,老人着急上火,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,差点儿病倒了。陈卓没要律师费,帮老人申请仲裁,最终事件得到了圆满的解决,老奶奶亲自到律所,给陈卓和同事送来了一面锦旗,上面写着“律政佳人伸正义,济困扶弱显柔情”……

“其实我是个挺容易满足的人,每次被当事人认可,我都觉得特别有成就感。”陈卓腼腆地笑道。

尊重每一位当事人“想帮每个人找到他们内心的正义”

同样是法律人,法官追求的是公正,而律师则是从当事人的角度追求法律的正义,这也意味着,律师所扮演的角色要复杂得多。有人这样评价这个职业:“律师既不是天使,也不是魔鬼,既不代表正义,也不代表邪恶,他们只是通过参与诉讼的全过程,来实现法律的公平与公正。”虽然听上去有点儿“冷冰冰”,却道出了这个群体的职责所在。

“我尊重我的每一位当事人,即使对方犯了重罪,也有获得辩护的权利。”陈卓坦言。当年她第一次去看守所会见犯罪嫌疑人时,的确有过忐忑和心理上的不适,但去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,“毕竟法律人不分男女”。

陈卓曾多次作为法律援助律师,为故意杀人的犯罪嫌疑人作辩护。让她印象最深的是,有个当事人曾在盛怒之下砍死了大伯哥,并将妻子砍成重伤。这名男子本来应该被重判,陈卓对案情进行全面了解后,得知他在案发前遭受了受害方给他的极大的人格侮辱,他隐忍多年,最终因为再次受到刺激,累积的屈辱使他丧失了理智。经过陈卓的有效辩护,他最终被判了15年。陈卓感慨道:“其实,十恶不赦的杀人狂是极少数,大多人是激情犯罪,在犯罪的那一刻没能控制好自己的行为,往往事后非:蠡?hellip;…”

“罪恶不会消失,但若能抚平人心,为他人尽一份绵薄之力,我们的工作便是有意义的。”陈卓十分认同《胜利即正义》里的这段话。她不在乎每一场官司都能胜诉,更在乎的是双方在达到彼此认可的平衡点时能及时止损,因为诉讼消耗的不仅是财力、物力和人力,还有每个人的运气和心气,若能及时止损并让双方满意,这比胜诉来的更有意义。

“我的职业理想,是帮每个人找到他们内心的正义,在冰冷的纠纷中,用法律的温度去化解干戈。”陈卓笃定地说。

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